欢迎来到泰州传统建筑风水博物馆

泰州传统建筑风水博物馆

当前位置:首页›› 业内新闻

风水丹青尽显神韵

添加日期;2013-12-10 10:31:42 作者: 点击次数:1371次

    “风水”一词在辞源里被称作“堪舆”,它指的是对自然界审美的勘察。风水的含义和目的是协调、融和人与自然的关系,培植环境生态与精神的活力、生命力,从而为自身和后代寻求更好的发展生态环境。

  著名画家吴成槐先生根据对中国吉祥文化和堪舆文化的深刻理解,拓宽了山水画的构成思路,将风水的吉祥寓意融入到山水画创作之中, 从而体现出了中国山水画风水灵异,妙造万象的深刻内涵。著名国画家宋雨桂先生曾对此赞誉“山水神韵”。

  “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画凡至此,皆入妙品。但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

  在中国古代“风水”理论中,有关中国山水画的明确记载大约出现在宋代。这种现象一经出现,便对中国山水画的创作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不同时间段,“风水”与山水画的关系是不同的。最为典型的就是元代黄公望和明代唐寅以及清初“四王”等人的作品。唐五代时的“风水”(地理堪舆)学业已相当发展,宋代时一些山水画家也对此有一定学术性的探讨。北宋山水画家郭熙,善写寒林,对表现云烟出没、峰峦隐现的自然变化和布局笔法等都独步一时。他在其画论《林泉高致》一书所言,“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画凡至此,皆入妙品。但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之为得。何者?观今山川,地占数百里,可游可居之处,十无三四,而必取可居可游之品。君子之所以渴慕林泉者,正谓此佳处故也。故画者当以此意造,而鉴者又当以此意穷之。此之谓不失其本意。”

  郭熙提出可观、可望、可游、可居的理论,对于山水画的评价标准明确从两个方面进行评述。可观、可望是强调内在的娱乐性,而可游可居则是强调对于现实的反映。山水画理论中融入风水术的理论,主要是因为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对于山水画有可游可居的需求。

  我们在中国画中常提到“气韵生动”。南齐理论家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提到的绘画“六法”第一法便是气韵生动,可见,“气韵生动”在中国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中国山水画中所提到的气,其实是画面中充盈、波动、奔突的内在之气,其中的气、气势、气韵统称为风水气局,它蕴于其中而辉于其外。在气流的时空中,各处的地势,如北地、西地、东地、南地、中原地等五地与气势、气韵都是分不开的。所以在中国山水画美学史上把它作为美学体系来论述绘画的审美价值。

  吴成槐认为,追求气韵生动的最高境界,自然不可忽视谢赫的“六法”,因而他在画面的经营位置上亦有不少独特见解,比如重视黄金分割律的分割法规,你进我退,揖让有致,曲直对比,远近相间,他都计从心出,下笔有由,做到一推一挽、一开一合、一收一放,卷舒苍翠,疏密有致地演绎成生机勃勃的宇宙。让观者心随白云流水,以生命之眼去抚摩万物,以生之灵气去吞吐大荒。

  吴成槐的山水画,无论是山叠水重,松岚云缭,或平畴田野、村舍渔舟,都透着一种灵动的生气,让观者得到空净明理,神情独钟的享受。在生活中,吴成槐先生常常敏感于“瞬间的美”,善于发现和捕捉美的事物。他善于表现山水灵秀之美,在他的画面上充满了抒情的色调,跌宕起伏、幽深朦胧的意境,给人一种知觉变幻的神奇之美。他认为,一幅好的风水画可以满足中国人自古就有的“天人合一”的山水情结,既能怡情养性,也能助推家人、公司的运程。

  他的山水画中有一种强烈的精神追求。从而能在更高的层面上把师古人、师造化统一起来,把山水形象、山水意境和更讲究的笔墨表现统一起来。

  吴成槐先生绘画以浑厚为基调,笔法沉实,内含清峻,墨色滋润而有枯涩,突显出笔墨的丰富与精到。他重视笔墨与形象的统一,拒绝将笔墨与形象造境割裂开的“线条游戏”,但他的笔墨又不仅是造型工具,而仍有独立于造型之外的表现性。他的画线条遒劲、涩辣;皴擦点染斑斓苍茫、深穆自然;画面经营组合既有传统精意,所画景色从浓厚的生活意味中可以看出作者具有深层的阅历。观吴成槐作品,千姿百态,风格迥异,或超然洒脱,或宁静轻灵,或大气有韵。画面气势磅礴,视觉空间深远。尤其近景的刻画非常生动,树木千姿百态,各显千秋。大自然造化与画家的迁移妙想构成了回环互动的关系,这正是其作品的感人之处。

  吴成槐先生认为,将山水风水与某一个人的五行配制来画幅山水画,就是对某个人五行相克作调整作用。生克不一定不好,关键是如何资生,能否达到平和平衡的境地。这便是谢赫《古画品录》中“应物象形,传移模写”与五行相配在山水画中的具体应用。

  中国画注重画面“经营位置”的具体美学与构图学。我们谈到山水画的鉴赏,离不开如山峰、岩石、土、龙脉、水口(有方向)、湖泊、河流(河流方向)、潮水(有方向)、树木、草、房子、疏密关系、古迹、古建筑等等,这些都要在画面中去配制。每一个人都有他自然生活的方向,在自然界中方向与位置对你的日常生活和精神的活力起着重要作用。

  吴成槐先生的创作继承了李可染以来对景写生并在写生中探索新画法的传统,但比前辈画家更少精神束缚,更熟悉山水画的笔墨传统。他亦有临摹研究大量历代名作的根底和较为丰富的创作经验,因而他的山水画中有一种强烈的精神追求。从而能在更高的层面上把师古人、师造化统一起来,把山水形象、山水意境和更讲究的笔墨表现统一起来。

  他的《和谐家园生旺图》,峰峦浑厚,势壮雄强、古拙苍劲,那湍急的飞流如白链般自天而降,打在突兀的巨石上溅起水花无数。画家用“远取其势、近取其质”的艺术表现手法,用枯老、劲硬的墨线勾勒,表现出中国山水画的质感、量感的雄武之风,描绘出了大自然景色的雄伟壮丽。


  画境即是心境,也是画者的艺术境界。生活在钢筋水泥铸造的繁华而喧嚣的大都市里,每天接触的都是车水马龙,看到的是滚滚人流,处处充满着金钱的诱惑和浮躁气息。画家要想将自己置身于喧嚣的世外,需要极好的定力,更需要静下心来,不断地对自己的内心进行刻苦的修炼。只有心静,方能体会到那种“闲看庭院花开花落,漫步天边云卷云舒”的唯美境界。在这种心境下进行创作,画出来的作品,才会给观者带来一种恬淡清逸的境界,才会让画者在绘画中得到艺术的享受。

  中国画发展到当代呈多元化趋势。每个画家都在探索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这条路无疑是艰苦而漫长的,甚至是寂寞的。然而,吴成槐先生在这条路上已默默耕耘了几十个春秋。如今,他一系列风格鲜明的绘画语言,俨然已经形成了个人的构图样式和笔墨程式,而且经过长期锤炼已经越来越严整圆融。运笔用墨的思想深度和文化积淀的厚度,都已显示了其深厚的功力和修养。

友情链接

风水博物馆官方微信